美以谍报 同盟异心

一些美国政府官员披露,以色列是美国在中东地区头号反谍报对象,同时,在分享情报方面,这一主要盟友处于“第二梯队”。

美国严防以偷情报

美国中央情报局驻以色列特拉维夫情报站站长在住所内打开保险箱,打算用存放在那里的通信设备联络中情局总部,发现设备遭人动过手脚。他的前任同样遭遇类似事件。

另一起事件中,一名中情局驻以色列官员在家里打开冰箱,发现食品被动过。

美联社28日援引多名美国卸任情报机构官员的话报道,美方相信,这些事是以色列情报机构所为。

以色列是美国的主要盟友。中情局近东事务部门却把以色列视为威胁,是美国在中东地区的头号反谍对象。美方认为,以方情报系统高度发达、专业,在技术和招募眼线的能力方面与美方情报机构不相上下。

绝密情报美国排以

作家马修·艾德说,实际上,以色列1948年建国前,美方已经开始刺探以方情报。艾德的著作《秘哨》专门介绍美国国家安全局。

他说,美方驻塞浦路斯情报站专门收集以色列情报,直至1974年。时至今日,在马里兰州米德堡国家安全局总部,一支希伯来语专家团队仍在监听以方通信。

在分享绝密国家安全信息方面,以方未获美方充分信任,处于核心伙伴圈以外。美国与英国、澳大利亚、加拿大和新西兰订立协议,相互交换情报,互不派遣间谍。这个圈子俗称“五只眼”。

以色列处于“第二梯队”。美以互不刺探情报协议1987年生效,但美国一直怀疑以色列情报机构试图在美国发展眼线,攫取机密。

中央情报局禁止驻特拉维夫雇员在以色列政府内部招募线人。如果需要,必须由中情局高层批准;乔治·W·布什担任美国总统期间,必须获得白宫同意。

一名卸任美国情报官员说,2004年或2005年,中情局开除两名女性雇员,原因是她们与以色列人接触而没有向上级报告。其中一名女雇员接受测谎时承认与以色列外交部一名男雇员交往,继而结识对方的“叔叔”。中情局查证,那名“叔叔”受雇于辛贝特、即以色列国家安全总局。

谍报战·事例

美泄密者层出不穷

1987年 美国海军文职情报分析师乔纳森·波拉德因向以色列提供情报被判终身监禁。美国海军部犯罪调查局时任高级主管罗纳德·奥利夫说,波拉德落网后,美方组成专案组,调查情报泄露数量,以方所告知信息仅是泄密内容的“沧海一粟”。

波拉德案发后,以方承诺不在美国安插情报人员,多次试图争取波拉德获释。2011年1月,以色列总理本雅明·内塔尼亚胡请求美国总统贝拉克·奥巴马释放波拉德,同时承认,以方行为“错误,完全不可接受”。

2006年 一名原国防部分析师被判12年监禁,罪名是向一名以色列外交官和两名亲以说客泄密。

布什执政期间 中情局收买一名叙利亚科学家。按照一些美方前官员的说法,他当时是美方刺探叙利亚化学和生物武器计划的唯一内线,提供叙方所用病原体的情报,价值非常高。

迫于形势,中情局与以方互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信息。一名美国前官员说,叙利亚生化武器计划的细节稍后见诸媒体;那名科学家告知中情局,叙利亚军方盯上他。这名内线最终失踪,中情局推断,他遭叙方“清除”。

中情局没有确认以方应为这名内线的死亡承担责任。然而,一些中情局官员至今仍确信,以色列故意曝光情报,施压叙利亚放弃生化武器计划。叙方排查有条件获取机密信息的人,最终挖出那名科学家。

2008年 退役陆军机械工程师本-阿米·卡迪什承认上世纪80年代向以色列泄密,允许以方人员翻拍资料,涉及核武器、改装版F-15型战机和“爱国者”地对空导弹。他在法庭上说:“我觉得我在帮助以色列,同时没有损害美国的利益。”

新闻分析

美以同盟关系复杂

美国重视与以色列的关系,累计向以方提供超过600亿美元援助,多数是军事援助。在处理中东事务方面,双方密切合作。

然而,两国并非铁板一块,就一些事务的看法有分歧,特别是如何应对伊朗核计划。美方担心以方空袭伊朗核设施却不事先“打招呼”,进而挑起地区战事,把美国驻中东部队置于遭伊朗报复的境地。

“这是一种复杂的关系,”中情局前高级官员、国会事务办公室主任约瑟夫·韦珀说,“他们有他们的利益,我们有我们的利益。对美国而言,需要找到平衡点。”

海军部调查局前高官奥利夫说,尽管以方刺探美方机密,双方仍需保持密切合作。“我们需要继续保持警惕吗?毫无疑问,因为以色列人擅长这个。”

以色列政府驻美机构发言人利奥尔·温特劳布说,以色列情报和安全机构“与美方伙伴保持密切、广泛和持续的合作。他们是我们应对共同挑战的伙伴。一切与这相反的说法都没有根据,有悖双方安全合作的精神和做法”。

惠晓霜(新华社供本报特稿)